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好生活,不过是吃好睡好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表白的话

作者:江泓

多年以前,初进电视台,大家都是年轻人,从事的又是新项目,开夜车加班,不能准点吃饭,再正常不过。可是碰到一位合作部门的前辈,每次一到饭点,她就会笑着说,“吃饭时间,不干了,啥事也没吃饭重要。”至于加夜班更不可能。

好在她业务精,效率高,从没耽误过事。大家便也无话可说。

后来听说,她家世非同一般,也嫁得好,丈夫英俊潇洒,在单位颇受重用,前途无量。可是突然有一天,查出了癌症,她以泪洗面,精心伺候,维持了不到一年,终于还是离她而去。传闻她曾对闺蜜说,丈夫临走前再三叮嘱,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凡事不争不抢,能多活几年,该你得的都给你了。

现在看来是“多么痛的领悟”,可那时候年轻,跟中年的他们明显隔着代沟,也颇不以为然。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偶尔遇见“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的她,当年不显年轻,如今竟也看不出衰老,时光好像没在她身上留下明显的痕迹。依旧单身,工作岗位也维持不变,可是从她打招呼的神采飞扬,从她紧实挺拔的身材,谁都看得出她过得不错。

一些和她同龄甚至小她几岁的同事,眼见着腰身不再苗条,步履沉重,头发稀疏,最要紧的是眼神飘忽,无神不聚焦。

曾经看过一部电影,一开始是说夫妻俩平淡乏味的生活,其中一个细节是,每次跑完步,丈夫都递上一块一模一样的汉堡,妻子终于扔掉千篇一律的汉堡,愤而出走。

可年纪渐长,越来越感觉时间和精力最为珍贵。原以为的单调、乏味、一成不变,也接受为稳定、规范,成为不浪费时间和精力的保障。就像旋律要在稳定的五线谱上才可以跳跃、谱写。

生活里越来越多的意外和措手不及,需要沉稳不变的基石来支撑,不再需要强作愁,各种愁苦蠢蠢欲动地试探,甚至咆哮着席卷而来。

回母校看望老师,一切都好,只是父亲得了老年痴呆症,母亲因此也患上抑郁症;中学时最好的闺蜜微信上久不互动,追问过去,才知美丽善良的她,从不抽烟喝酒的她,离婚不久又查出肺癌。

回老家看望母亲,听说邻居女神姐姐家冰雪聪明的女儿去国外留学,一年不到,自杀未遂。

就连在公园散步,碰到一位久未谋面的大企业家,一聊之下才知道,她已经把企业交人打理,自己完全退居家中,前些年忙于商海沉浮,完全没有注意到女儿何时恋爱、何时失恋、何时抑郁、何时精神失常,陷于无限愧疚的她现在全心全意陪女儿,希望那个聪明伶俐的孩子还能再回来。

就算没这么极致,哪个成年人身上心里不装着各种责任、义务和欲望,哪个成年人不曾遇到各种意外、际遇打破生活的平衡,以致食之无味、夜不能寐甚至产生瞬间生之无味的慨叹。

看电视里李静做客《金星时间》,两人谈得投机,说到睡觉,争着抢着说自己一挨枕头,不过几分钟就呼呼大睡。我以为,要评价生活质量其实很简单,“吃得香”、“睡得酣”,那就意味着“活得好”。

心理学上说,人在遭逢癌症之类的重大疾病时,一般都要经历“否认→愤怒→讨价还价→忧郁→接受”五个阶段,其实就是从失衡到平静的过程。

能够进入平静期,就意味着建立起新的平衡,只有平衡了,才能把日子过下去,否则不止是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生活之船、生命之船也会说翻就翻。就连树都会有些疤痕,只有那些伤害结成硬痂,才会触之不痛,继续生长。

生活里的烦恼和意外可不仅仅是疾病,“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子,上面爬满了虱子”,只有到了一定年龄,才解其中况味。

剥开华美的外衣,谁没经历过千疮百孔?

鲁迅的妻子朱安不管鲁迅认不认她,离婚不离家是她退后一步,获取平衡,也找到继续生活下去的方式;

朱梅馥因为刻骨铭心的爱,邀请傅雷喜爱的姑娘到家里来,为他们端茶送水,只要傅雷能露出笑容,以完全无我换取平衡;

张幼仪被徐志摩离婚之后,抹干眼泪,做徐家的干女儿,甚至和徐志摩、陆小曼共同开服装公司,以独立、宽容的强者姿态成就平衡;

张充和意识到自己无法适应新环境,结束不婚生涯,牵手傅汉斯,远走美国,不能生育就领养孩子,写字唱曲,风轻云淡,换个环境寻找平衡;

杨绛在痛失“他们俩”之后,一个人独自收拾战场,读书、著作、锻炼,简单生活,就像一株包裹上硬壳的受伤的树,自我修复中,继续从容、安静地过完上帝给她的日子。

认识一位瑜伽教练,经历了两次婚变、一次婚外情,用她的话说,“一颗心整个碎掉”。

当她的情人再次拒婚,“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干吗非缠着我?!”出于尊严,她大哭一场,终于决定告别,没有人能为当年的付出买单,也只有自己才能解救自己。

她专心带着孩子,开始了没有爱情的生活,每天晨跑,接触瑜伽,几年练习的心得加上身体条件好,晋升为教练,进而跟朋友合开了一家瑜伽馆,不仅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还形成了友善的朋友圈。

最近一位喜欢素食的瑜伽学员在找她商量,考虑合作在瑜伽馆附近开个素食小馆,为喜欢轻食的伽人们提供可口饭菜。孩子也考上了理想的学校,生活就这样慢慢铺陈开来。

她说遗憾的是还没遇到相爱的人,但她不着急,她会等,如同冰心对铁凝说的,“你要等。”

凡事急不来,爱情也一样。人生一世,就是不断遇到各种失衡,然后不断寻找平衡的过程。生活给我们的磨难越大,重建平衡的难度越大,重建之后的平衡能力就越强,段位越高。

所以说,当我们蹙着眉头,心力交瘁的面对生活难题时,要坚定的相信,这是命运给予我们的礼物,一层层的剥开包装,最终会有惊喜呈现。

我们要做的寻找到一种方式,平衡、安定自己,有人需要舒缓,也有人需要激烈,有人需要忘却,有人需要铭记,激荡、起伏之后,还是要平静下来,能够深入、缓慢地呼吸,才能从麻木、躁动、焦虑中解脱出来,重新恢复敏感的觉知,宛如新生的嫩芽,初生的婴儿。

有些失衡是自找的,因为攀比、虚荣、欲望造成的,自己扣的心结需要自己解开;还有一种平衡是特别需要警醒和打破的,那就是长久待在舒适区,慢慢倦怠、松懈到无精打采,苍白无力。

会生活,就是在不断地打破和建立平衡中,寻找和建立越来越美好、自信、舒适的自己。

作者简介:江泓,一个热爱写作的媒体人,出版有《步步莲花》、《一半明媚 一半忧伤——民国那些女子》等。

河南省哪里治疗羊角风好大庆市小孩癫痫病哪里治最好云南省最好羊角风治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