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灵异情缘故事胎记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评论

有人告诉我,上辈子死于非命的人,伤口在这辈子,便会化为一枚殷红的胎记。

我的名字,叫朝颜。

今日,是我的大喜之日。

我已身着大红喜袍,在镜前细细妆扮。

轻轻盘起脑后的那一帘青丝,插上碧玉簪,珍珠坠。这样如玉的年纪,这样如花的容貌,粗布衣裳都能让人看到转不动眼珠,更何况红色喜服正披在身上?

但心里,总似压着一块大石,舒坦不得。

簪子有些歪。我急急伸手上去。

簪尾划过手指,竟划开一道小口。殷红的血缓缓流出。

我没在意,只是将手指放入嘴中轻吮一下,看向铜镜里面。镜中的容颜仍是美好动人,雪白的肌肤竟是如锦似缎。

忽然,铜镜上似有什么渗出来。开头是细细的粉红,像是一滴硕大而忧伤的泪滴。颜色越来越深,越来越浓,到最后,粘稠,腥甜,缓缓沿镜面流下。是殷红色的血。

一个男子低低的声音传来:“你说过的,你若负我,便叫你血尽而亡。”

是,我是说过。我在心中轻叹。你最终仍是不肯放过我。

可是爱情一事,又是自己说是便是的吗?

最初,他是我的邻居,名字叫林,大我两岁。我与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自小感情便好得不得了。

他做什么都要带着我,上山砍柴,下田种地,抬水生火……不管做什么,只要我在他的视线中,他便总似有用不完的力量。

而我,有他看着顾着,心中亦觉格外踏实。

春天花开的时候,我们去山头赏花;逢年过节的时候,林带着我放烟花;若是天降大雪,我们便一起掏雪洞,堆雪人,玩个不亦乐乎。

月圆之时,他携我的手赏月。我靠在他的肩头,吐气若兰。“林,我们将来一定要在一起。”

“那是当然,”他攥着我的手。“我若负你,叫我天打雷劈而死。你呢?”

“我若负你,便叫我血尽而亡。”我说这句话的心意,便是已将自己交付予他。

我曾以为我们就会这样平淡幸福地过下去。但是14岁那年,边疆发生战乱。林应征从戎,留我在家中痴痴守候。没料到,他竟是一去不复返。

两年过去,已是16岁芳龄的我没有等到归来的他,却听到传来的噩耗。林已战死边疆。

那段日子真是痛不欲生。林,我说过永不负你,可你却已弃我而去。我曾那么企盼你会回来,好好的,让我们这段爱情开出花来。可是现实只有冰冷的绝望,黑漆漆的。没有尽头。我想,我只有壮烈地殉难。

冬末的一天,我来到湖边。寻死。

就在冰冷的湖水轻轻包围我的一刹那,一双有力的胳臂将我拖回岸上。

他是刚来不久的教书先生。却已听说我和林的故事。

他轻扶住我的肩膀,直说了一句话,便已叫我有了坚持活着的理由。

他盯住我的眼睛,缓缓道:“林若是在天有灵,也希望姑娘可以坚强地活下去。”我的眼泪便像开闸的洪水,一泻而下。

后来我才知道,他叫落尘。

接下来的日子,我和落尘一起走过,心慢慢痊愈。我把他当成了依靠。所以,他来我家提亲之时,我只剩下点头的力气。

那镜中的水越来越多,滴在桌上,流到地上。

那声音也已越来越迫近:“你说过的,血尽而亡,血尽而亡。那种药物治疗癫痫病效果好

我冲流着血的铜镜凄凉地笑笑。

我曾天真地以为林会给我祝福。却没想到,爱得如此自私的他,是来取我性命来了。也罢,也罢。本就是欠你的命。你拿去,我心中亦是没有愧疚了。

我站起来,向着墙猛撞过去。在看向镜中时,右额上已多了一个洞。血汩汩地从里面流出来,衬着镜子里溢出的血,竟是如此诡异。诡异的红色。

力气随着血液一点点流失,我软软到底。

一睁眼,环顾四周,一片漆黑,只有一条河上漂着的几点鬼火。

我只觉疲劳,想去河边掬一捧水洗洗脸。

到了河边,我盯住河水。我的影子呢?我明白过来,这已是我的魂魄。而这条道路,便是黄泉路。

“朝颜,你终于来了。”

我回头,林正站在身后。看着他满怀希望的面孔,我忽觉甚累。我心中清楚地知道,我们缘份已尽。他还企盼我能与他在阴曹地府再续良缘吗?

我冷冷开口:“林,我欠你的,已还清。我们今后各走各的。你,快快另觅佳丽去罢。”

林流露出不可置信的受伤的眼神。我们的缘分仅限于红尘中的那一段。任务完成,他可以淡出。命运旅途中,每个人演出的时间是规定的,冥冥中注定。该离场的时候,多不舍得,也得离开。

我转身,向前走。

几分钟后,面前出现一座大殿,有几个拿着长刀大叉的小鬼进进出出。不必多想,必是阎王殿了。

我定定神,瞪着殿前那个站着的人。那居然是身着喜服的落尘。

他抬起左手,我看到他的腕部多了一条狭长的胎记。他眼中波光流动,告诉我,他没有把我留住,于是便追随我来了。他说无论如何,一定要与我结为连理。

我怔了一怔,眼含秋水,晕生双颊,对他嫣然一笑。我想,今后,我再也不会寂寞了。

他牵起我的手找到佛,告诉佛我们不想投胎做人,只想在阴间结为夫妇。佛轻轻看我,微微叹息。

佛说,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我没有听到佛又说了什么,我满眼看到的,只是落尘的一双澄静无波的眸子。天地间,只有那一双可以依靠的眼眸。

那晚,我和落尘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他对我说,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新婚燕尔,我们又何尝没有过举案齐眉,海誓山盟。他的眼光留恋于我的眼角眉梢。他告诉我他有多么欣赏我娇美的容颜和典雅的气质。

然而永远太长了。他可以放弃生命去追随的人,他还是厌倦了。

很久的一段时间,落尘没来找我。那段日子,我过得平静。拿一本小说或诗集轻荡在院子的秋千上,就可以消磨一个下午。每天用多过十小时的时间来睡眠。原来,生活亦是可以如此奢侈。

当我听说,他恋上了一个歌女时,我正在对镜梳妆。右侧额头,早已多了一块胎记。镜中的我仍是眼若波横,眉似峰聚。纵然是寸寸愁肠,盈盈粉泪,亦是容颜如玉,笑靥如花。

多么可惜,一个女子在她最安静美好的时候,她所爱的人不在身边,亦已不再爱她。

后来,我听说,落尘每日流连于歌台舞榭,只为见她一面。我听说,他常常一掷千金,只为换她一笑。我又安阳市癫痫病去哪里治疗最好听说,他已许诺给她,要明媒正娶,迎她进门。

又一日,落尘来到我房中,将要娶她进门的消息告诉我。

我没有哭,因为不止的。我说,你要娶她,那我呢?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忘了吗?

朝颜你又何必如此纠缠呢。当初,你不是也如此抛弃了林?

我怔住。看着他那令人作呕的嘴脸。

蓦然,我娇媚地笑了。眼波流转,顾盼嫣然。他呆了一呆。我没有再挽留,只淡淡道:“我懂了。”

他走了。我目送他穿花拂柳,消失在庭院深处。我很希望,他会银川儿童医院治癫痫病回头看看我,只要一眼。但是,他的背影如此决绝,没有一丝犹疑。

第二天,我便听到喜庆的鼓乐。然后有八抬大轿荡进了门。

良辰美景,洞房花烛。但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那时我在想,有没有那么一刻,落尘把我当作是他的内心深处珍惜着的那个女子。我回想起与落尘共度良宵的时刻,心中再不觉得悲凉。若心有感伤,对他的思念便会因为沉重,而日渐漫长。

今日重重,似水无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伤。我想,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我找到佛,告诉佛我要重生,我想投胎做人。

佛望着面色憔悴的我,又是轻轻叹息。

佛说,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我抬头望佛,竟已是泪眼婆娑。我想,只有佛才了解,我是怎样地用整颗心去爱着落尘。当初,为了爱我,他随我而来;如今,为了爱他,我却要离他而去。我,从头至尾,总似无情的那一个。

佛伸手,轻抚我右侧额头上的胎记。他说,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选择生的道路,亦不易幸福。你不后悔?

我摇头。不,我心意已定。

佛伸手一挥,面前出现了金光灿灿的通往天津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人世的一扇门。

临行前,我问,为何我们总逃不出红尘的纠缠?

佛,但笑不语。

我心底默念,落尘,珍重。盈盈跨入了那一扇生死交界之门。

我缱绻在一句临江深的小小躯体上,在她右侧额头轻轻一吻。一枚血红的胎记印下来,像是一朵绽开的殷红的杜鹃花。

这枚承载着这一段经历的胎记,总会继续跟随我的。

一声嘹亮的啼哭划过破晓的天空。